【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本是穷途疑无路,谁料深山遇娇娃(一)


  玉面郎君展开轻功,全速飞掠,树木花草象流水般地向後退去。约奔行了三个时辰,实在累得不行了,才停下来,斜依一棵大树坐下。玉面郎君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感觉恍若南柯一梦,朦朦胧胧的,很不清晰,却又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它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七天前,农历七月初七,是鹊桥仙会的日子,也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八王爷千金邀月格格出嫁的日子。那一天,玉山山庄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人肉大宴,用的食材赫然正是当朝军功卓着的殷将军爱妻殷夫人及宝贝爱女殷素素。殷夫人被做成了"红烧美人",殷素素则被做成了玉女山庄第一道名菜"天女淫梦",那一天大家吃得极是开心,直到日落西山方才收工,最後殷夫人和殷素素一身细腻滑嫩的的美肉被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地碎骨残渣,那美妙的滋味让大家赞不绝口。衆人尽欢而散後,玉面郎君故技重施,用一碗玉乳汤将刚从杭州觅来的小姑娘春花弄到了床上,那春花姑娘容貌堪比诗诗,还是个未曾开苞的嫩妞儿,玉面郎君有了新欢,很快就将殷素素忘到了一边,天天和春花姑娘寻欢作乐。
  两天前,春花姑娘被京城贾员外看中,用一万两银子买下做成了人肉大餐。那天中午,玉面郎君正捧着春花姑娘的小巧玉手啃得格唧声响,忽然快刀阿三来报,一批军队包围了山庄,正杀将进来。玉面郎君大惊失色,哪还顾得吃肉,忙把玉手丢到一边,抓起一把刀就冲出去,发现冲进来的军队如排山倒海一般,区区几十个护庄守卫哪是对手,不一会就如砍瓜切菜般杀了个干净,玉面郎君亲眼见到快刀阿三被一个身材极爲魁梧的将军一刀就削去了脑袋。这一场灾祸来得其妙莫名,玉面郎君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幸得玉面郎君轻功高超,才总算逃得一条性命。事後得知,原来是殷将军的手下起兵叛乱,并秘密与罗将军联络,派人混入京城,里应外合,突然发乱,杀入皇宫,夺了天下。皇帝老儿、八王爷及林大人、张大人等一衆平时贪污腐化祸害百姓的大臣被乱刀砍死,其妻女包括刘爱妃、邀月格格等都被奸淫至死,然後开膛破肚,掏空内脏,将白花花的身子挂在城楼上示衆。罗将军亲领一帮人马,杀上玉女山庄,欲爲其女儿罗巧巧报仇,玉面郎君虽然侥幸逃得了性命,但玉女山庄却被付之一炬,快刀阿三、采阴童子,仁大师等都在这场浩劫中死于非命。
  这两天,玉面郎君一直东躲西藏,但到处贴满了捉拿告示,一不注意就暴露了行藏遭到追杀。玉面郎君一路打打逃逃,辛苦而又狼狈,仗着轻功高超,才屡次化险爲夷,逃到这片大山里来。玉面郎君靠着大树,越想越是郁闷,妈的,原来人肉也能吃出那麽多事来,上次吃了阿彩,蒙青衣挟剑报仇,自己差点丧命,吃了罗巧巧和殷素素,结果殷将军手下叛乱,罗将军带兵复仇,自己又差点命丧黄泉。可细想想,如果不吃人肉,又是一件多麽痛苦的事,那真是一天也活不下去,所以甯愿被人杀死,这人肉还是不得不吃的。玉面郎君想着还没吃完的春花姑娘的小手,不由口舌生津,连叹可惜,要是事情晚一点爆发就好啦。
  稍稍休息了会,觉得精力渐复,才站起来,细细打量周遭环境,只见周围群峦叠嶂,树深林茂,刚才一番急奔,也没顾及方向,更不知自己现在究竟身处何处。更爲糟糕的是,这几天疲于奔命,没吃的,没睡好,现在是口干舌燥,肌肠噜噜,那唯一的长衫也被树枝划得破破烂烂,和没穿衣服没什麽差别,一低头就能看见胯下那根肉棒无精打彩的左右摇晃。玉面郎君很想把这件长衫脱掉扔了,却又怕蚊虫叮咬,只得无奈的留着。他用手拨弄了下那曾吸吮过无数女人元阴的肉棒喃喃道:"宝贝啊,委屈你了,让你和我一起受累。不过你放心,等这几天风头过去,我玉面郎君一定找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来犒劳你!"肉棒似乎听懂他的话,应声跳了几跳,但终于还是软耷了下去。
  玉面郎君选择了一个方向,向前艰难前进,心想,反正自己朝一个方向不停的走,迟早会走出这片大山的,却没想到却往山中越走越深,这片大山方圆几百里,山连着山,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玉面郎君在山中又穿梭了六七天,渴了找山里的泉水喝,饿了摘些野果,或捉些鸟兽充饥。这一天,玉面郎君走累了,正躺在一棵树下休息,忽听远处传来蟋蟋索索的声音,忙侧耳倾听,虽然还相距较远,但玉面郎君还是听出是轻微的脚步声和拂动树枝草木的声音。玉面郎君心头思索,莫非大山到尽头了?抑或是追踪的人寻迹而至?玉面郎君将耳朵贴近地面,仔细倾听,脸上渐渐露出笑容,来人虽脚步轻柔,却不似身怀武功,看样子大山似乎走到尽头了。玉面郎君心头一阵轻松,这几天在大山中穿行,可把自己苦透了,现在终于可以见到光明了,不说别的,可以好好洗个澡,睡个觉,吃点好的了。


  玉面郎君展开轻功,向脚步声方向悄悄掩过去,大约奔行了两三里,隐身在一片山石後面,悄悄望过去。只见林木掩映之中,转出一个手提竹篮的人来,头戴一顶用山间青草编制的遮阳帽,一身天蓝色的粗布衣裤,从走路的姿势看,似乎是个女子。玉面郎君心头大喜,暗想到,最好是个年轻女子,自己可好多天没吃过人肉了,胯下那根肉棒也好多天没到女人的肉洞里去寻芳探幽了。那女子在山间左移右挪,停停走走,似乎在寻觅什麽,却正好朝这个方向而来。待那个女子走得近了,玉面郎君定睛细看,见那女子约十五六岁,正是含苞初放的年纪,长得脸如玉盘,晶莹白嫩,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充满了灵性,身段却玲珑婀娜,凹凸有致,当真是该挺的挺,该收的收,十分曼妙,虽然年纪尚小,却发育得十分成熟,只是衣服稍显粗糙,似乎还是几十年前的布料。她手挽竹篮,竹篮里放着挖掘的一些花草和根茎,还有一柄小锄头,那些花草和根茎玉面郎君认识一些,似乎都是药材。她一边走,一边小嘴微张,轻轻地喘着气,玉面郎君能清晰的听到她的呼吸声。呵呵,原来是个采药姑娘啊,难怪孤身到这深山里来,玉面郎君心头一阵狂喜,本指望是一个年轻女子就可以了,肉嫩些就行,至于容貌就将就点算了,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一个绝色女子,看来今天不仅有鲜嫩的肉吃,还能享受享受美色,让寂寞已久的宝贝肉棒滋润滋润。如此想着,胯下肉棒已不由自主翘了起来,仿佛深知他的心思。
  玉面郎君侧耳细听,确定方圆十里之内再无其他人迹,心下更是笃定,这小姑娘算是死定了,待会无论采取什麽手段都行,也不用担心引来什麽麻烦。心里正思索着,那少女忽然停了下来,左顾右盼了一下,放下篮子,解开裤带,蹲了下来,原来是要小解。这少女正好停在山石前,背对着玉面郎君,两人相距不过三尺,玉面郎君在她蹲下的瞬间,正好看见她白白嫩嫩的屁股和胯间那粉粉嫩嫩的地方生长着的稀疏阴毛。这一看那还了得,久旷之人岂受得了这等诱惑,只觉胯间肉棒粗胀得极是难受,忙脱去破烂的长衫,赤身裸体地向少女轻轻蹑去。
  玉面郎君的轻功天下少有,那少女自然不曾察觉,仍兀自尿得甚是欢畅,尿液冲击地面,发出瑟瑟的响声。少女也分明忍了好久,尿了好长时间,玉面郎君有点等得急了,暗想,妈的,怎麽和我的小弟弟样,憋了那麽久啊。好不容易,终于少女尿完了,站起来,开始搂裤子,忽感胯下痒痒的,用手一摸,捉住一叶草茎,心里不由奇怪,我蹲下时明明是空地,怎麽会有草茎呢?还未明白过来,忽听後面传来嗤嗤的笑声,一回头,只见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正在後面嘻嘻地笑呢,那胯间一片漆黑,一根肉棒从中间昂然直立,红通通的龟头泛着红光。那少女何曾见过这种场景,啊的一声尖叫,就晕了过去,手不由自主就松了,刚搂至屁股的裤子唰就掉了下来。


上一撸:金鳞岂是池中物74



下一撸: